欢迎来到内蒙古自治区社会科学院,内蒙古社会科学院是内蒙古自治区直属的综合性哲学社会科学研究机构。

实施乡村振兴战略 破解新时代主要矛盾

来源:作者:文明2017-12-19编辑:张慧 查看数0评论0

牧区发展研究所副所长、副研究员 文明


习近平总书记在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体系中明确,新时代我国社会主要矛盾是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而农村牧区无疑是这一矛盾最为突出的环节。在广大农村牧区,新时代主要矛盾不仅体现在城乡发展、工农发展不平衡上,更突出在农牧业农村牧区发展内部的不平衡不充分上;不仅体现在不同经济区域之间的横向发展的不平衡不充分上,更突出在农牧业农村牧区发展在同一经济区域内部的纵向发展的不平衡不充分上,农村牧区农牧业农牧民依然是我国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推进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的短板和不足。

为此,党的十九大报告中首次提出“实施乡村振兴战略”,并将其列为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推进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的七大战略之一,并指出“农业农村农民问题是关系国计民生的根本性问题,必须始终把解决好‘三农’问题作为全党工作重中之重”,充分体现乡村振兴在全面建设小康社会、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过程中的必要性和重要性。

乡村振兴战略是我国社会主义新农村新牧区建设的升级版,它将党的十六届五中全会提出的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所强调的生产发展、生活宽裕、乡风文明、村容整洁、管理民主,提升为产业兴旺、生态宜居、乡风文明、治理有效、生活富裕的总要求,建立健全城乡融合发展体制机制和政策体系,加快推进农业农村现代化,使层次更加提升、内容更加全面、内涵更加丰富、目标更加宏大。

一、农牧业现代化是乡村振兴的关键

产业兴旺是乡村振兴五位一体总体布局之首位,农牧业现代化则是产业兴旺之基础和关键。而要实现农牧业现代化发展则必须以农牧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为主线。内蒙古农牧业结构相对单一、农牧业产业化程度相对较低。种植业玉米“一粮独大”、养殖业“一羊独大”的产业格局仍未得到根本性改变;中小农牧户为主体,家庭生产经营为主的经营方式未得到根本性改变;以出售初级农畜产品为主,精深加工程度严重不足,产品结构单一的生产销售模式未得到根本性改变。为此,应以“确保国家粮食安全,把中国人的饭碗牢牢端在自己手中”为底线,“构建现代农牧业产业体系、生产体系、经营体系”。

1、不断强化和提升粮食生产优势主产区的供给能力,确保国家粮食安全,保障种粮农民稳定增收。创新粮食最低收购价和临时收储价的政策体系,调动种粮农民积极性。注重农业技术创新,提高农业的综合生产能力,真正做到藏粮于地、藏粮于技。

2、发挥地区优势,发展特色效益农牧业。在农业生产领域,充分发挥我区农业区划、特色品种及传统农技等资源优势,适度扩大马铃薯、杂粮杂豆、牧草等饲草及经济作物的播种面积,逐步实现“粮转饲”、“粮转经”的转变。在畜牧业生产领域,继续稳定大众畜产品市场供给能力的同时,加大对草原畜牧业等绿色生态畜牧业的扶持力度,注重提升适销对路的绿色产品和高端产品的供给能力。

3、完善土地草牧场承包确权制度,鼓励低效利用或闲置农地草牧场规范化流转,发展多种形式适度规模经营,培育新型农牧业经营主体,健全社会化服务体系,在充分尊重农牧民意愿基础上,提倡因地制宜的经营方式和经营规模,实现中小农牧户和现代农牧业发展有机衔接。

4、鼓励新型经营主体及返乡人才加入农畜产品加工、流通领域,延长农牧业产业链条,让更多的附加值留在农牧业,留在农牧民手中。大力发展农村牧区乡村休闲旅游、文化旅游,建立健全生态补偿机制及排污权、排放权交易机制等,让广大农牧民分享改革发展的红利,让农牧民在保护生态环境中受益,实现农村牧区一二三产业融合发展。

二、绿色和自治是乡村振兴的底色

党的十九大报告明确提出把我国建设成为富强民主文明和谐美丽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拓展了十八大提出的“富强民主文明和谐的现代化强国”的发展目标。党的十八大以来,习近平总书记“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中国要美,农村必须美,美丽中国要靠美丽乡村打基础”的思想深入人心。而乡村振兴战略视阈下的美丽,定要包括乡村自然生态环境的美,以及人及人际环境的美。这恰恰为我们提供了新的发展机遇,草原人民祖祖辈辈用生命保护的生态绿色、用智慧搭建的治理模式成了我们的后发优势。

1、我们要建设的现代化是人与自然和谐共生的现代化,既要创造更多的物质财富和精神财富以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也要提供更多优质生态产品以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优美生态环境需要,而推进绿色发展是途径,保护生态环境是根本。农牧业生产中的节能、低耗、降污染,农牧民生活中的简约适度、绿色低碳,均对我区“三农”发展提出了新的挑战和机遇。

2、美丽乡村的建设,离不开城乡融合发展,通过建立健全城乡融合发展体制机制和政策体系,引导人才、资金和技术要素在城乡之间合理流动,实现城市反哺农村牧区、工业反哺农牧业。城市化不再是单向发展,没有农业农村现代化的城镇化是不可持续的。

3、健全自治、法治、德治相结合的乡村治理体系,是建设美丽乡村的基础。基层治理是国家治理的基石,必须通过法治的硬度和德治的柔度,塑造人自身的美丽及人际关系的和谐,并捋顺基层社会中的人与人、人与物及物与物之间的关系,才能建立基层组织的自治体系。在传统乡村社会中,乡规民约、地缘血缘及道德威望体系形成了基层社会最基本的德治机制,是自治的基础,而法治使其理性化、合法化。

三、深化改革是乡村振兴的动力

改革的必要性在于上层建筑往往不能适应经济基础,只有通过对体制机制乃至制度本身的改革使其不断适应经济基础,更好的推动经济社会持续发展。当然,改革也不是对以往体制机制和制度安排的完全颠覆,而是坚持、完善和创新,发展永不止境,改革就永无止境。党的十八大以来,以土地制度改革、经营体系改革、集体产权制度改革为三条主线的农村牧区改革不仅为农业农村发展,也为经济社会改革发展的全局积聚动力、创造活力,并将延续下去。

1、巩固和完善农村牧区基本经营制度。农村牧区改革始终离不开土地草牧场制度的改革,它是农村牧区改革的主线条。十九大报告提出的“保持土地草牧场承包关系稳定并长久不变,第二轮土地承包到期后再延长三十年”,无疑让六亿中国农牧民吃上了“定心丸”,农村牧区农牧业发展就有了坚实的制度保障。目前,全面完成承包确权登记工作是承包关系稳定并长久不变的关键环节。同时,化解30年二轮承包过程中积累的土地草牧场供需矛盾,必须不断深化农村牧区土地草牧场制度,完善承包地“三权”分置制度,既巩固农村基本经营制度,又激活农村牧区农牧业发展的新动力。

2、将培养职业农牧民和培育新型农牧业经营主体摆在农牧业经营体系改革创新的首要位置,并不断健全农牧业社会化服务体系。习近平总书曾指出,要“就地培养更多爱农业、懂技术、善经营的新型职业农民”,而“爱农业、懂技术、善经营”成为了新时代培养职业农牧民、培育新型经营主体、健全社会化服务体系的新要求,唯有让三者兼备的职业细胞流淌于经营主体身上,才能持续推动农牧业现代化进程。当然,培育新型经营主体不是否定家庭经营,而是丰富和升级家庭经营。

3、有力推进“两权”抵押试点工作的基础上,深化农村牧区集体产权制度改革,保障农民财产权益,壮大集体经济。在农村,通过完善法律法规,规范农地非农化体制机制,实现土地征收、集体经营性建设用地入市、宅基地管理制度改革,使集体产权转化为农民财产权益;而在牧区,通过草原确权落实所有权、稳定承包权经营权,不断创新牧区产业新形态,培育牧区产业新主体,挖掘牧区集体经济互助合作的传统优势,则显得更为重要。

乡村振兴战略,体现“三农”“三牧”工作在我国全面推进现代化强国历程中的重要地位。然而,乡村振兴战略并没有把乡村发展与经济社会全面发展相剥离,而是让乡村发展更好地融入经济社会发展的整体,将乡村发展放置于经济建设、政治建设、文化建设、社会建设、生态文明建设五位一体的总体布局中,体现其国计民生的根本性和基础性。


内蒙古社会科学院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地址:内蒙古呼和浩特市大学东街129号 邮编:010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