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内蒙古自治区社会科学院,内蒙古社会科学院是内蒙古自治区直属的综合性哲学社会科学研究机构。

深刻领会十九大精神 坚定不移推进农村牧区“三权分置”改革进程

来源:作者:吴晶英2017-12-19编辑:张慧 查看数0评论0

牧区发展研究所研究员 吴晶英


党的十九大报告首次提出“实施乡村振兴战略”,这是新时期做好“三农”工作的重要遵循。科学把握“三农”工作的新起点新目标新任务,要从认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时代入手,透过对新时代社会主要矛盾变化的认识,整体把握“三农”工作新要求新任务,使党中央关于农业农村发展的决策部署落地生根、开花结果。准确把握新时代的深刻内涵与重大意义,准确把握新时代社会主要矛盾变化对“三农”提出的新要求,准确把握实施乡村振兴战略明确的重点任务。十九大报告明确提出“巩固和完善农村基本经营制度,深化农村土地制度改革,完善承包地‘三权’分置制度。保持土地承包关系稳定并长久不变,第二轮土地承包到期后再延长三十年。深化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保障农民财产权益,壮大集体经济”。

“三权分置”是我国农村集体土地在家庭承包责任制后又一次重大改革,是中央出台的关于农村土地问题又一重大政策,是为今后农村牧区土地或草场定制了改革的方向和框架。其目的是使农村牧区土地政策的连续性得以保持,对土地分散碎片化问题得到解决,同时引入农业科技、推动农牧业经营规模化,促使农业经济大幅提升,提高农牧民收入水平。近年来,内蒙古鄂托克前旗草原矛盾纠纷增多、农牧民外出务工人数持续上升、草原资源浪费现象日益严重。鄂托克前旗从草原“三权分置”视角阐释牧区劳动力放心转移就业、放心流转草牧场,促进草原畜牧业规模经营,发挥草原资源的最大化利用。2015年,鄂托克前旗在全面完成草原承包经营权确权登记的基础上,以昂素镇哈日根图嘎查为试点,先行先试推进草原牧区“三权分置”工作。试点地区通过强化阵地建设、打造优质服务平台,规范流转程序、保障农牧民利益,强化氛围营造、创新多种方式等途径和做法,积极开展草原“三权分置”工作,为有效盘活牧区草原资源利用、维护集体草牧场所有权益、保护牧户的承包权益、放活草牧场经营权和优化草牧场要素配置等方面提供了较好的做法和先行经验。

农村牧区土地草场产权制度创新改革,不仅仅是农村牧区土地草场和农牧业发展的问题,更是整个国家的经济和社会发展问题。为此,探索促进农村牧区土地草场“三权分置”制度改革的实施路径,不能单从追求政策目标实现角度来考虑,脱离农村牧区经济社会的实际,而是应基于当地实际,顺应历史和社会发展轨迹,探索一条顺民意、可持续、高效益的路径考量。

土地草原“三权分置”制度改革的主要目的是在土地草牧场集体所有的基础上,稳定承包权,放活经营权,实现农牧业的规模经营。而要放活草牧场经营权,涉及承包权与经营权的权利关系、草牧场流转方式对抵押的影响及抵押风险等困境,只有破除这些困境,有效地保障广大农牧民的合法权益,才能促进“三权分置”改革稳步发展。就当前而言,应建立和完善“三权分置”改革的配套机制,并基于经营权抵押贷款试点工作,不断完善土地经营权流转抵押的风险防范机制,实现经营权的抵押贷款等权能。同时,在加强对草牧场经营权流转管理基础上,建立健全草牧场经营权转让交易市场,在国家层面上建立草牧场经营权流转信息平台,交易双方依据自愿、合法、有偿、等价等原则转让土地经营权,规范交易草牧场的管理制度,实行登记注册、动态检测、适时介入等。充分发挥市场的资源配置作用,以便实现农牧业适度规模经营,为建立家庭农牧场或合作组织奠定基础,从而实现农牧业经济现代化。

土地草牧场产权制度的改革实际上是各利益主体协商和妥协的过程,并不能用绝对意义上的好与不好来衡量,均衡是衡量土地和草原产权制度是否合理的标尺,农地草牧场“三权分置”制度改革正是一种规模经济效率催生出的产权制度有效的权能权衡安排。目前,学术界从不同角度阐释了“三权分置”的巨大红利和重要意义,也同时指出其存在不少的问题,其关键在于农牧民权益的保障问题。因此,要使土地草牧场“三权分置”改革的顺利推进,仅仅依靠“三权分置”制度下实现土地草牧场规范化流转的机制是远远不够的,必须从全面深化改革的视角出发,建立完善“三权分置”改革的配套机制,包括农牧区金融机制、补偿机制、户籍制度和社会保障机制等,加强社会保障风险防范机制建设,进而为农地和草牧场适度规模经营提供制度条件显得尤为重要。


内蒙古社会科学院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地址:内蒙古呼和浩特市大学东街129号 邮编:010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