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内蒙古自治区社会科学院,内蒙古社会科学院是内蒙古自治区直属的综合性哲学社会科学研究机构。

蒙古国何时能加入上合组织成员国的行列?

来源:环球时报(英文版)作者:李超2018-06-27编辑:张慧 查看数0评论0

在今年出席上合组织成员国元首理事会第十八次会议时,蒙古国总统巴特图勒嘎(kh. Battulga)表示,“蒙古国正在对本国是否应提升参与上合组织活动的水平进行可行性研究,该议题也已在本国的政界和社会中引起广泛讨论”,在同期参加中蒙俄三国元首会晤时,巴特图勒嘎对上述内容进行重申,较以往而言,蒙古国总统的以上表态尚属首次,而在上合组织青岛峰会之前,蒙古国于今年5月专门举办了名为“蒙古国在上海合作组织中的地位与该组织发展前景”的讨论会,该会议由总统、外交部长以及外交与安全事务方面的专家、学者共同参与,紧随此次研讨会,蒙古国国家大呼拉尔又闭门举行了由总统和总理共同参加的非例行会议,再次讨论了这一议题,蒙古国国内如此密集的商讨本国与上合组织关系,这在以往也并不多见。上述背景反映出蒙古国是否应成为上合组织成员国的问题已成为蒙古国国内关注的焦点,那么蒙古国何时能够加入上合组织正式成员国的行列之中呢?

对于蒙古国何时能够成为上合组织成员国的问题,早已引起外界的广泛关注与讨论。蒙古国作为上合组织最早的观察员国,国内安全形势稳定,拥有重要的地理位置和丰富的矿产资源,具有发展成为区域能源和交通枢纽的巨大潜力,同时该国与邻国、联合国及国际社会均建立了良好的关系,因此如果蒙古国希望成为上合组织成员国,其自身条件十分优越。对于上合组织而言,若能将其纳入正式成员国的行列之中,能够使该组织在东北亚地区得到极大扩展,填补上合组织版图内的“空心”,将东北亚、中亚及南亚地区更为完整的连接起来,不仅有助于于上合组织内部基础设施互联互通的规划与对接,更可进一步借助蒙古国在矿产资源、绿色畜牧业、旅游产业上的比较优势推动成员国共同发展,因此,中俄两国历来支持蒙古国在上海组织内部提升参与层级,发挥更大作用。早在2014年,即上合组织通过启动扩员程序决议(接收印巴)的前一年,外界关于蒙古国将成为扩员对象国的猜测最多,但是,蒙古国并未向上合组织提出成为全权成员的申请,至今仍维持上合组织观察员国的身份。

对于蒙古国尚未申请成为上合组织成员国的原因,包含三方面因素:首先,在战略层面。蒙古国奉行“多支点”外交政策与“第三邻国”战略,与美日欧等东西方国家或国家联盟发展积极关系是其外交或安全政策的重要一环,也是该国平衡与邻国关系及邻国对本国影响力的一项战略选择。蒙古国对于上合组织的定位与发展尚存顾虑,担心成为正式成员国后,影响其外交决策的独立性以及本国与“第三邻国”的关系;其次,在组织层面。蒙古国不存在“三股势力”,上合组织涉及的安全议题,例如反恐问题、军控问题,并不是蒙古国需要的亟需解决的问题,而且蒙古国的经济发展在较大程度上是“向东看”,其主要贸易伙伴集中在东北亚或亚太地区,而非中亚地区;最后,在意识形态层面。九十年代以来,蒙古国选择建立西方宪政体制,走西方民主化道路,拥有共同价值观是蒙古国与西方国家交往的基础,例如,蒙古国与美国和日本建立了被外界称为“民主三边会议”的合作机制,为突出自身价值观与意识形态的“独特性”,蒙古国国内的一些政客或学者主张本国与上合组织保持适当距离。

尽管蒙古国存在以上顾虑或考量,但吸引其加入上合组织成员国中的因素目前也呈增强趋势。

上合组织所秉持的“互信、互利、平等、协商、尊重多样文明、谋求共同发展”的底色日益清晰,特别是在首次扩员之后,突显出该组织在地缘政治上具有开放性与包容性,上合组织内部包含不同文明、不同宗教信仰以及不同发展模式,并没有依附于某一权力中心,这种多元化的发展模式及其走向所展示的创新性,会在一定程度上缓解蒙古国对于成为上合组织成员国后,自身对外政策独立性与灵活性受限顾虑。值得关注的是,印度自身就是蒙古国重要的“第三邻国”,随着印度加入“上合组织”,蒙古国可以在组织框架内同时与邻国和印度这个“第三邻国”进行多领域的交流合作,不妨碍其“多支点”外交政策的践行。另外,上合组织与蒙古国发展的关联性正在大幅增加,一方面中蒙俄三国元首会晤机制正是建立在上合组织峰会这个平台之上;另一方面上合组织涉及的一些合作议题也与蒙古国的发展密切相关,例如,在2014年签署的《上海合作组织成员国政府间国际道路运输便利化协定》,其落实目标就是提升上合组织成员国领土的国际和区域交通走廊的竞争力和吸引力,尽量创造便利条件提高过境运输量,促进基础设施和物流现代化。而这一目标与蒙古国的发展思路极为吻合,因为蒙古国作为陆锁国,其经济发展倚重于周边国家的陆上通道,对货物过境邻国通关便利化的要求十分迫切,蒙古国也一直致力于将本国打造成为中俄之间的运输通道,所以上合组织框架内关于交通领域的合作对于蒙古国具有重要意义,由此产生的吸引力,将是蒙古国政府无法忽视的。

中亚国家占上合组织成员国数量的一半,蒙古国与中亚国家近年来交往与联系正在逐步深化,这也是推动其成为上合组织成员国的因素之一。2018年4月,蒙古国国家大呼拉尔通过决议,将在吉尔吉斯斯坦开设大使馆(蒙古国于2014年在吉国开设领事馆),这是两国加强双边关系的信号,作为蒙古国在中亚地区重要的合作伙伴,蒙吉两国政治互访密切,蒙古国与吉尔吉斯斯坦已经签署了18项合作协议,其中绝大多数的项目正处于推进过程中。蒙古国与哈萨克斯坦的双边关系也在稳步提升中,2017年两国贸易额接近4千万美元,同比增长22%,在2018年举行的第7次蒙哈政府间合作委员会会议期间,蒙古国与哈萨克斯坦在地质勘探、矿产资源以及民用航空领域签署了合作谅解备忘录,双方同时就消除两国关税和非关税壁垒的事宜进行探讨,而在前几次联委会会议中,在共建两国投资基金以及蒙古国进口哈萨克斯坦小麦的问题上均达成一致。此外,在2018年年初,蒙古国与乌兹别克斯坦签署了一系列协议,蒙古国将在未来进口乌兹别克斯坦的干果、水果、蔬菜及汽车。上述迹象表明蒙古国与中亚国家的合作确实有紧密发展的趋势。

由上可见,尽管蒙古国对申请成为上合组织成员国的顾虑依然存在,但吸引其正式加入的因素也日渐增强,正因为如此,蒙古国国内围绕这一问题的争论日益激烈,在蒙古国2017年秋季议会召开期间,一些国家大呼拉尔委员(议员)强调本国应积极加入上合组织,对蒙古国申请成为上合组织成员国的问题不应再作拖延,但从近期蒙古国举行的一系列相关会议所讨论的结果来看,该议题似乎又未能达成一致。在这一背景下,巴特图勒嘎在上合组织青岛峰会的表态,即表现出加强与上合组织发展更为紧密关系的积极性,但也并未指明蒙古国是否要提出成为上合组织正式成员的申请。笔者认为,蒙古国成为上合组织成员国的问题,与该国“永久中立”问题一样,实质上,都涉及到蒙古国的外交与安全思想,作为陆锁国及地缘缓冲国,蒙古国奉行中立与平衡的外交政策,蒙古国一些政客不仅仅是担心本国加入上合组织会对该国 “独立性”或对外政策产生影响,而是希望通过与邻国保持距离,来增强自身的地缘独特性,以此吸引美日欧的关注与重视,所以,蒙古国对正式加入上合组织的问题显得极为慎重,该议题可能也因此具有长期性。综上判断,对于蒙古国何时能成为上合组织成员国的问题,需要蒙古国在未来进一步统一国内意见以及消除对上合组织的争议与误解。当然,上合组织今后的发展;上合组织与美国的关系;蒙古国与中亚地区的交往和联系,都会影响蒙古国对该问题的判断与决定。


内蒙古社会科学院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地址:内蒙古呼和浩特市大学东街129号 邮编:010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