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内蒙古自治区社会科学院,内蒙古社会科学院是内蒙古自治区直属的综合性哲学社会科学研究机构。

内地会在绥远地区的发展过程

来源:作者:2011-09-19编辑:ceshi 查看数0评论0
刘春子(历史研究所)
 
[摘要]1865年,中国内地会正式创立,次年计划前往边疆蒙古地区传教,由于传教士严重缺员,所以内地会广泛吸收人才,使内地会成为了一个超宗派的组织。绥远地区的内地会先后有北美瑞挪会、瑞典圣洁会、瑞华盟会加入,义和团运动后,又重新组合成瑞典蒙古传教团、瑞典协同会、美国协同会。因此,绥远地区的传教工作主要是由内地会完成的。
[关键词]内地会;瑞典蒙古传教团;协同会
 
绥远地区的内地会是研究内蒙古地区近现代历史中基督教新教问题不可回避的内容,但至今尚无专著或专题论文。通过对国家图书馆馆藏有关西方传教士日记、各差会报告综合分析可知,瑞典蒙古传教团、瑞典协同会、美国协同会皆是内地会的分支。这里仅从内地会的创立及各分支间的关系,考察其在绥远地区的发展过程。
 
一、内地会创立初期(1866~1900年)
内地会全称中国内地会(The China Inland Mission,CIM),是一个非宗派组织(1964年以后称海外基督使团,the Overseas Missionary Fellowship或OMF International),创始人是戴德生(James Hudson Taylor)。1853年,第一次被“中华传道会”(又名醒华会)派遣到中国的,戴德生对在中国内地及边疆蒙古地区传道产生了浓厚的兴趣。1865年6月,戴德生创立了中国内地会,并在伦敦银行以“中国内地会”为名开户,在帐户上储存10英磅作为基金,目的是将基督教新教传遍整个中国。在戴德生的日记中就直接提到了“恳求主差遣24位肯献身的传教士,去往中国尚未有传教士的地方,中国十一省和蒙古,两人一队去传道”可见,蒙古地区是其传教的重点地区。内地会在中国传教的主要目标“不在招收教徒,而是面向全国,以最快的速度传播基督教”1](P.160)。这正是内地会与其他差会的不同之处,也是他们的宗旨。
1875年,内地会传教士康慕伦(Cameron)从山西到绥远考察,在他给内地会的报告中,将绥远地区列为少有基督教新教传入的地方,因此,内地会即将传教范围从山西大同延伸到长城以北的归化城。从1878年设立山西站到归化城站的建立,内地会用了近10年的时间。1882年,内地会曾派遣瑞典传教士鄂必格(Pastor Gusduv Oberg)到包头的沙尔沁游行布道。同年,又派瑞典传教士高理生到包头城传教。高理生租赁了包头召拐子街(后称洋人街)的一间民房,作为包头站的基址。1886年,内地会又派遣英国传教士克乔治(又称华国祥)到归化城布道并设立总站,建立了第一座基督教新教教堂。据史籍记载:“溯耶稣教之来绥远也。始于前清光绪十三年间。尔时有英国教士名华国祥者。初抵归绥。即在本市水渠巷商家永宁号院内。租房立会。榜曰耶稣堂。”2](卷58,P.546)华国祥于“东顺城街三星成巷内。赁屋设施医院一所。”[2](卷58,P.547)华国祥的妻子任诊所医师。在布道时,针对大量的文盲听众,主要选择与基督教新教内容相关而浅显的故事宣讲。华国祥还“以幻灯影片放映于财神庙乐楼上。夜间开演。不收票费。俟群众既集。辄乘时宣传耶稣教义。劝人信奉。”[2](卷58,P.547)加之每周日的布道,渐渐地发展了不少信徒。
1890年5月,第二次全国基督教传教大会在上海召开,戴德生提出的“基督教界在未来五年内需要差派1000位传教士来华传教”的建议被大会采纳。当时,加入内地会的差会已近几十个,统称为内地会,其中,与绥远地区相关的差会共有3个,即北美瑞挪会、瑞典圣洁会和瑞华盟会。
北美瑞挪会于1890年由范岚生牧师(Fredrick Franson)创立,1891年正式加入内地会。1894年,范岚生首次来中国考察后发现,中国北方边远地区的传道工作仍处在萌动阶段,决定暂时放弃原来的重点华南地区,全面拓展北方地区的布道工作。1895年,北美瑞挪会派传教士斯坦白(David Stenberg)前往蒙古地区“鄂尔多斯达拉特旗传教”3](P.362),该会在绥远地区的传教由此展开。
1896年,北美瑞挪会总部又增派苏白(Carl Suber)协助斯坦白传教。当时,只有斯坦白一人走遍了内外蒙古。两年中,斯坦白学会了一口流利的蒙古语,而且整理了一套蒙古语会话词汇小册子,并写了一本帮助初学者学习蒙古文语法的书。1897年9月,总部派遣传教士费安河(N. J. Friedstrom)、安达纯(Hilda Anderson)、安德纯(Clara Anderson)、林恩(Hanna Lund)4人到张家口学习蒙古语。1898年4月,他们一行6人带着帐蓬、床被、食品等随着驼队行遍蒙古地区的各个村庄和庙宇,足迹遍布大佘太、扒子补隆、萨拉齐、包头、召河等地。1898年,费安河在扒子补隆(现乌拉特前旗安北镇)积极向蒙古人布道。这支由斯坦白负责的队伍即是美国协同会的前身。1900年义和团运动期间,“除费安河逃往恰克图外,其余人员全部在大佘太遇难,后埋葬于沙尔沁村西及萨拉齐城东二处。”4](P.246)
瑞蒙宣道会,也称“霞朗乌苏库伦会”,1895年由北美瑞挪会在华南地区的传教士组成,又称瑞典蒙古传教团。瑞典宣道会是一个专门针对蒙古人传道的差会。1899年10月,瑞典蒙古传教团派遣刚学会蒙古语的卡尔·赫勒伯尔格(Karl Hellberg)及妻子罗亭·赫勒伯尔格(Lotten Hellberg)和埃米尔·瓦尔斯特德(Emil-Wahlstedt)到察哈尔传教。但传道尚未全面展开他们就在义和团运动中遇难,瑞典蒙古传教团在绥远地区的工作也就此结束。
1890年,内地会“商请瑞典圣洁会负责山西境内长城东西之间,长城南北两臂之间及山西北部地带的工作。”5](P.483)当时由柯尔逊(Emmanuel Olsson)、康尔逊(Nathaniel Carlesson)负责。1897年正式建立绥远站。
第三个加入内地会的是瑞华盟会。1892年开始,瑞华盟会的14名传教士在绥远地区进行布道,他们“分驻于四总堂:归化厅、包头镇、丰镇、萨拉齐”6](P.666),这些地方也是他们传教的中心。
二、内地会重组期(1900~1922年)
1900年后,内地会在绥远地区的工作分别由瑞典蒙古传教团、瑞典协同会、美国协同会负责。
瑞典蒙古传教团因义和团运动结束了在绥远地区的传教,庚子赔款后,他们再次回到绥远地区向蒙古人传教。1907年7月,埃德温·卡尔伦(Edvin Karlen)、汉娜·卡尔伦(Hanna Karlen)夫妇来到察哈尔商都马群旗的塔奔乌拉(今乌兰察布盟化德县土城子乡特布乌拉村)建立了传教基地。1908年夏,他们又在察哈尔商都马群旗的哈伦乌苏(今乌兰察布市化德县朝阳乡新围子村的哈拉乌苏)设立传教站并兴建了当地最早的基督教新教教堂。随着传教站的设立,传教士不断增多,传教工作开始有序行进。1910年,马格纳斯·哈威尔马尔克(Magnus Havermark)来到哈伦乌苏并负责本教区的工作,此后格尔达·奥伦(Geda Ollen)、焦尔·艾利克逊(Joel Eriksson)、胡尔达·威克伦特(Huld Wiklund)、格里塔·尼尔森(Greta Nilsson)也来到此地传教。
1900年后,内地会将接管的宣道会、瑞华盟会、瑞典圣洁会部分传教士重新组合成瑞典协同会,工作重点设定在归化、包头、丰镇。1902年,瑞典协同会在丰镇五龙街购地建造教堂一座,同年在托克托县旧城南街洋人巷设立分堂,称福音堂。1903年,瑞典协同会在包头沙尔沁鄂尔格逊建教堂和讲道所。同年,鄂必格夫妇“先后在萨拉齐县城内洋人巷(现革新巷)及大西街路南传教,并购买了殷庭、董二、张存钱等十几家的房产”7](P.163)作为传教站。1903年后,瑞典协同会又在商都县大黑沙土村购买土地等,置田建教堂、学校,在蒙汉农牧民中传教。为了加强对绥远地区城镇和乡村的布道,瑞典协同会还购置了包头吕祖庙街的一处院落,开展布道活动并兴办学校,“设有圣经、国文、算术3门课程,学生多时达80余人”8](P.215)1906年,瑞典协同会在归化城建教堂,并以归化城为中心不断拓展传教区域,毕克齐、铁帽、三两等地都建有教堂。 1917年,瑞典协同会在凉城永兴东街盖平房45间,建立大教堂1座,信徒有30余人。1918年,又在归绥毕镇头道巷建立教堂。1920年,瑞典协同会传教士瑞闻生在萨拉齐城先后购得面积约20市亩的10多处民宅,兴建“人”字形大礼拜堂,可容纳1500人,是当时绥远地区最大的教堂。1921年,瑞典协同会兴建归绥市通顺街教堂。同年,建归绥旧城阳沟沿教堂。至此,瑞典协同会在归绥的传教已具规模化。
1904年,北美瑞挪会在绥远地区的团队改称为美国协同会。传教士费安河夫妇回到扒子补隆,将清政府赔偿的425顷土地中的一部分或划等出租或雇人种植农作物,另一部分土地用于建教堂等。1906年,扒子补隆教堂为提高农田产量,引黄灌溉,开渠50多华里,灌溉面积可达400多顷,吸引了不少移民来此定居,信徒人数也随之增加。教会便向五原、大佘太扩展,建立了许多分会,还设立了“蒙古福音会”,专门印行蒙文圣经。1905年,美国协同会在扒子补隆开办了一所学校,1914年,正式命名为“育英小学”,并按蒙、汉学童分校授课。随着教会事业的发展,扒子补隆教会又创建育婴院,费安河的妻子詹尼·玛丽亚负责此项工作。1920年,费安河病故。此后,美国协同总会先后调遣郭法兰、旦尼尔森、安德森来扒子补隆继续工作。
不难看出,1886~1922年,内地会在绥远地区稳步发展,并以获得大量土地、兴建大量教堂、学校、诊所等为特点,这些都促使内地会在绥远地区的传教进入新的阶段。
 
三、内地会稳固期(1922~1949年)
1922年5月,中国基督教界在上海南京路市政厅召开了规模空前的全国大会,参会的中西代表共1180多人,中国代表占1/2。这是历年来首次有中国代表参加的全国基督教大会,会议的主题是“中国教会”。关于“中国的教会”(Chinese Church)曾在1907年百年传教大会上进行过议论和表决,其结果是只能用“在中国的教会”(Churches in China),不能用“中国的教会”。此次大会则肯定了“中国的教会”,教会工作也逐渐从外国传教士转移到中国人方面。大会还专门讨论了宣教“未工作之地”(基督教新教各差会没有全面开展工作的地域),“热河、察哈尔、绥远地区仍被列在无宣教会负宣教责任之地面”[9](P.157)。并一致认为在未来的几年内应加大对宣教未工作之地的布道。
 
(一)瑞典蒙古传教团
1922年的全国基督教大会对绥远地区的传教工作是个转折。教会认为,中国信徒多数“不识字”是阻碍基督教新教发展的最大障碍,所以他们将未来几年内的工作重心放在了文字出版事业上。当时,瑞典蒙古传教团的传教方式就是以文字布道为主。察哈尔特别行政区商都马群、哈伦乌苏是瑞典蒙古传教团的传教中心,据统计,1926年,瑞典蒙古传教团在哈伦乌苏印刷所共发行基督教相关图书7000册。到1941年,“察哈尔盟共有教堂6处,传教士12人,信徒300人。”10](PP.66~67)与此同时,美国协同会、瑞典协同会的工作范围已深入到了“绥远、西套蒙古境内阿拉善旗黄河以北及以西地区”[6](P.667)。
 
(二)瑞典协同会
1926~1928年,绥远地区先后建起归绥新城西街教堂、新城西街五区后巷教堂、新城南街布道外堂、和林格尔小教堂。和林格尔小教堂是由本地人银金明夫妇兴建的。从此本地传道人员开始在县城进行独立传道、建堂。
1931年,绥远省传道人员刘武到可可以力更镇传教,并建教堂,信徒发展到30人。1933年,刘武又到清水河县城传教,并租借民房设立教堂。此时,绥远各地传道人员已完全具备了独立传教的条件,并在周边不断开拓新的布道领域。瑞典协同会还在固阳县新城建立教堂,有信徒58名。在此之后,绥远地区的部分教会已由当地传道人员管理,部分学校也聘请当地人为教员。
1924~1949年,绥远地区各教会发展速度最快的是瑞典协同会的萨拉齐教会。萨拉齐教会在沟门、苏卜盖等16个较大村庄设分会、建教堂、发展信徒。其中,由当地传道人员建立的分会占据多数。凉城、丰镇、归绥等地的教会也不断开拓新领地进行传道。凉城县基督教教会在厂汉营村、三苏木村、抢盘山村都设有分堂。到1949年,凉城县的信徒达到420人。此外,归绥教堂还在白塔、毕克齐、武川县城、旗下营、乌兰花、和林格尔县城、清水河县城、托克托县等许多地区设有支堂。据统计,至1949年,“武川县有传教士4人,教堂4处,信徒97人。”11](P.257)“内地会在包头市境内,有外籍牧师、传道人员6人,华籍传教人士16人,教堂28处,教徒1668人。”12](P.209)
1948年,因瑞典协同会总会停止拨发经费,当地传道人员开始自谋生路,有些教会靠信徒捐款继续工作,有些教会则合并缩减开支。教会学校因经费拮据也相互合并,传教受到较大影响。
 
(三)美国协同会
美国协同会在绥远地区管理的传道会包括美国蒙古传道会、美国信乐会、美国福音会。以上教会在安北、召河、集宁、卓资山等地建有教堂。
1922年,美国协同会先后调遣美籍瑞典人旦尼尔森、安德森来扒子补隆任牧师。1923年,安德森牧师病逝后,美国籍芬兰人聂尔门继任。同年,又在五原县建教堂,称福音堂,后改为“中华耶稣堂”。1930年,美国协同会的普博爱、李美玉、尔居巴图、毛生银一同前往阿拉善旗宁夏定远营(今巴彦浩特)设立福音堂,信徒曾经“达到70余人,其中蒙古人10余名,还有蒙古牧师1名——乌勒吉巴图,系伊盟准噶尔旗人”13](P. 157)。同年,又在临河县城内原南门草市路西(今临河市和平路)买房建礼拜堂。
美国协同会在绥远地区的最初工作主要是向蒙古人传道,为此还专门成立了美国蒙古传道会。1933年,美国蒙古传道会进入绥远地区。负责人耿赛尔(Gancir)夫妇住在召河大庙中向蒙古人传教,“1937年,建立教堂”11](P.257)。耿赛尔牧师长于医术,专为蒙古人看病,因此听道人逐渐增多,“有蒙古信徒28人”11](P.257)。
美国协同会于1923年由扒子补隆教会从达拉特旗租得“永租地”400顷,后该会派李德洪任扒子补隆教堂牧师。后因土地纠纷,李德洪夫妇于1936年离开扒子补隆。1945年,美国总会派巴牧师、耿赛尔夫妇和白克伦到扒子补隆处理教会遗留问题。1946年,郭法兰病故,安葬于扒子补隆西树园。郭法兰是在费安河病故后,调至扒子补隆教会的,郭法兰去世后,扒子补隆再无外国传教士传道。
1920年京绥铁路通车后,美国信乐会来到集宁。1922年,美国信乐会的劳牧师在集宁县治西南隅南河渠地方购置荒地8亩。后派遣葛尔陆牧师和妻子康宁氏到集宁工作。1930年,美国信乐会在集宁(现集宁市第七中学)建造教堂。在此期间,“华洋义赈会”委托信乐会赈济灾民,受赈济的灾民中有许多人加入了教会,每个周末聚会人数都在200人以上。1922年,美国福音会还派遣事梗直牧师、克美恩传教士在卓资山火车站路北建立教堂一座,这座教堂是当时集宁地区最大的教堂,可供千余人聚会。之后,美国福音会先后在土木尔台、乌兰花、六苏木、陶林县、壕堑、旗下营、白银厂汉等地设立分会。在美国对日本宣战后,牧师们奉命回国。日本投降后,魏葆初夫妇、克美恩重返卓资山教堂工作。
到1949年,内地会退出了绥远地区,绥远地区的教会工作由当地传道人员接管。
 
[参考文献]
[1]顾长声.从马礼逊到司徒雷登[M]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1985.
[2]绥远通志馆.绥远通志稿[Z].呼和浩特:内蒙古人民出版社,2007. [3]Taveirne Patrick.Han-Mongol Encounters and Missionary Endeavors:A History of Scheut in Ordos(Hetao)1874-1911[M].Leuven University Press,2004.
[4]Paul Hattaway.China’s Christian Martyrs[M].Monarch Books Oxford,Uk and Grand Rapids,Michigan,2007.
[5]汤清.中国基督教百年史[M].香港:道声出版社,1987.
[6]中华续行委办会调查特委会.1901~1920年中国基督教调查资料(上卷)[Z].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07.
[7]刘敬武.基督教传入包头及其发展梗概[A].包头市民族事务委员会,政协东河区文史资料委员会.包头宗教史料[C].包头市民族事务委员会,1990.
[8]刘敬武.基督教在东河区传布概况[A].包头市地方志史编修办公室,包头市档案馆.包头史料荟要(第11辑)[C].包头市地方志史办公室,1984.
[9]中华全国基督教协会基督教全国大会报告书[Z].北京:商务印书馆,1932.
[10]内政部地方科.蒙古联合自治政府管下地方行政要览——察哈尔盟之部[Z].蒙疆新闻社,1941.
[11]内蒙古图书馆.内蒙古历史文献丛书(7)[Z].呼和浩特:远方出版社,2009.
[12]包头市民族事务委员会.包头民族宗教志稿[Z].包头:包头市民族事务委员会,1996.
[13]内蒙古自治区编辑组.蒙古族社会历史调查[Z].呼和浩特:内蒙古人民出版社,1985.

内蒙古社会科学院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地址:内蒙古呼和浩特市大学东街129号 邮编:010010